{{today.type}} {{today.low}}℃-{{today.high}}℃ 1人民币(CNY) = {{exchange.ctv}}越南盾(VND)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新闻 > 内容

【好书推荐】品读《老东兴》

【好书推荐】品读《老东兴》

2019-11-28 10:51:24   来源:防城港市新闻网 【字体:

  【好书推荐】品读《老东兴》

  来源:防城港市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11-28 10:51:24

  《老东兴》这本书在2018年8月面世时,防城港市老作家潘恒济先生已经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北仑河1年又3个多月了,享年79岁。《老东兴》的书面上,是张大进先生拍摄的潘老看了一生一世都看不够看不完的北仑河。

  潘恒济

  潘恒济先生是江平镇人,1938年12月生于京族人家,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历任中学教师、县教育局副局长、县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县边贸办副主任。潘老的主要作品集有《野果》《试金石》《醉在春天》《老东兴》,其代表作有诗歌《神梆》《锚》,散文《读海》《海上花市》《青青的竹林》《和平街沧桑》《初冬夜雨》等。《海上花市》首发于云南《边疆文艺》,后获得广西少数民族作家“花山”奖,《青青的竹林》也获得广西少数民族作家“花山”奖。

  潘恒济参加工作后,每当放下教鞭回到家,他都喜欢坐在书桌前,用钢笔在自己的文学世界里恣意挥洒,沾满粉笔灰的手,描绘的是他对于生活的热爱。北仑河畔的生活和少年时期的美好记忆,成为潘老创作的不竭灵感,随着创作水平不断精进,作品更具厚重感。

  潘老对于创作有他的独到见解,他总说热爱生活的人,才能创作出令人感动的作品。防城港市作家邓向农(邓咏)先生说:“我一直谨记潘老友的教诲,并将这些宝贵经验,传授给自己的学生。”

  潘老是纯情的生活歌者。正如凌渡老师为潘老《醉在春天》一书所写的序中说的那样,潘老关注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四周的人生世相,重视现实,不回避矛盾,以朴素清白的言辞,去展现他的热情与爱憎。潘老的作品更多的是反映北仑河畔东兴市人民生活和记录时代的变迁。写作给潘老带来无尽的快乐,描绘美好的生活和精彩的人生。除了中学语文教育工作者、教育行政管理、建委、边贸等诸多身份,作家这个身份似乎更贴近潘老的本色。《海上花市》、《青青的竹林》、《醉在春天》《和平街沧桑》……潘老观山阅水,提笔言事,重视从思想、文化、道德角度去挖掘题材,充满了醒世的哲理,却又做得水到渠成,顺畅和自然。潘老的散文,在中国少数民族散文中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以至有读者说:“《老东兴》,一听名字就符合潘老的风格,也是潘老才最能写出北仑河的好东西。”

  潘老专注于生活,也乐于琢磨生活。《青青的竹林》是潘老回忆发生在家乡青青的竹林里的童年趣事,表现对故乡的依恋,对大自然的热爱。作品叙述了捉迷藏,制作牧笛等孩童时代的游戏,而最生动的是对于找竹笋虫、烤竹笋虫吃的描写:“当你在竹林里发现一株嫩嫩的竹笋,尖尖的嘴巴儿枯萎了,你一刀将它砍倒,把它破开,一条圆滚滚的又嫩又白的竹笋虫便掉了下来。”“竹笋虫浑身是油,放在火堆里,脂肪不断往外冒,发出‘吱吱’的响声。竹笋虫熟了,一般诱人的香味直扑入鼻。吃上一个,满口是香。”童心童趣通过质朴自然的语言传达出来。

  潘老的《山美水美故乡美》洋溢着浓郁的京族风情:“在潮水刚刚退去的海滩上,年轻的京族姑娘,戴着同样款式的葵叶帽,每人提着一把铁锹,低着头在沙滩上来回寻觅。忽然把铁锹插进沙滩里,用力一翻,一弓腰便拾起一条晶莹莹的沙虫来。那动作的迅速,有如闪电一般。”

  广西著名作家凌渡先生在潘老的散文集《醉在春天·序》里说:“过滤的人生,是散文家人生历程中的一段感情结晶”。对于潘老的作品,我们也可以看作是他的生活、他的情感的一次过滤、小结、升华。《醉在春天》中对田园风光的描写:“烟雨蒙蒙,笼罩着绿树翠竹,笼罩着农舍田野。几声鸣啼、几声鸟叫从蒙蒙的烟雨中传来,是那样悦耳,那样令人心醉。啊!好一派田园风光,好一副浓淡相宜的水墨画!”这种和缓清秀的风格,贯穿潘老创作的始终。

  《和平街沧桑》获得过“唱响防城港征文”一等奖,广西著名散文作家徐治平先生对这篇力作给予了好评:“这是一篇难得的散文佳作,也是潘恒济散文园地中最耀眼的一颗明珠。”这篇力作是潘老‘过滤’熟悉的生活之后,在北仑河生活的茫茫沙滩上采集到的文学‘金子’”。

  在文以载道、悟道方面,散文作家石丽芳博士对潘老的散文有这样的解读:“潘恒济的文章最显著的特点是充满海的壮美、海的气魄以及由海派生出来的深沉的睿智、宽阔的胸襟和对人生及人类命运的哲理思考。”(《潘恒济:大海的真诚守望者与歌者》)。

  潘老的作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处处闪现着智慧的光芒,对人生、对生活、对社会、对芸芸众生世态百相的深刻透视,高度概括和一针见血的针砭。

  1995年秋,潘老从东兴来到南宁,在“天桥”上买了一双皮鞋,路上用不着,携带又不便,潘老便戏称这是一双“光棍皮鞋”。某次过检票口,由于人多拥挤,包装皮鞋的纸盒破了,皮鞋掉到了地上,潘老灵机一动,将皮鞋当球踢,来个“足球射门”,把皮鞋“射”进了检票口。到了内蒙古,最终扔掉了这双皮鞋。后来,潘老写了《一双皮鞋》一文,从中悟出这么一个道理:“在人生旅途上,凡是贪图用不着的多余的东西,都可以使我们变成它的奴隶”。由此看出,潘老善于思考,对事对物,静观默察,铭记于心,往往能将一些小事物小感触升华到哲理高度。

  1995年秋天,徐治平先生组织策划一次大西北采风活动,最终成行的只有其与潘老、袁采然三人。那次采风,从1995年9月21日至10月18日,历时近一个月。这次大西北之旅,潘老创作了《啊,华山》《啊,少林寺》《根在哪里——云冈石窟前的沉思》《历史是个谜——记西夏王陵》《青冢长青》《伟大的凝聚力——拜谒黄帝陵》《悬空寺游记》《华山三题》等系列散文。这些作品,成了潘老系列散文的重要组成部分,弥足珍惜。

  潘老早年写诗,后来写散文,晚年写起了电影剧本。《电影文学》(2012年第17期)刊登有潘老与莫振芳合作的一部电影剧本,题为《潮起金滩》。剧作几乎涵盖了京岛边城的自然风光、民俗人情、文化历史,出色地描绘了一轴绚丽多姿的京岛边城的当代画卷。《电影文学》这本杂志历史悠久、影响深广,许多剧作家都以在其上发表电影文学剧本为豪。《潮起金滩》在《电影文学》发表,这是对海之子潘老与莫振芳扛鼎之作的最高礼赞。反映京族生活的电影文学剧本,《潮起金滩》应是第一部。徐治平先生看到《潮起金滩》,便怀着激动羡慕的心情一口气往下读,情不自禁地写了《京岛边城的当代画卷》一文(《防城港日报》2010年10月15日),以抒发他的感慨。

  谈及潘老写作的往事,邓向农先生颇多感慨。邓向农先生说:“写得美是一回事,更看重潘老对渔家生活的独特发现——文学创作中,个性化的‘发现’比什么都重要。”

  潘老曾对邓向农先生说,自己有一个心愿——写一部反映东兴市北仑河畔人民群众生活的、有年代感的作品。邓向农先生说,《老东兴》有力地刻画了东兴市的时代变迁,尤其是时代变迁中的人物。潘老对故乡的眷恋跃然纸上,对美的怀念,对美的歌唱,对美的守望。邓向农认为,《老东兴》应该说是一部情感深厚、感悟独特、富有文化个性的传统艺术散文集合。

  十万大山松不老,北仑河畔竹常青。潘老神情文采,长留人间。

  阅读次数:68

  发表评论

  《老东兴》这本书在2018年8月面世时,防城港市老作家潘恒济先生已经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北仑河1年又3个多月了,享年79岁。《老东兴》的书面上,是张大进先生拍摄的潘老看了一生一世都看不够看不完的北仑河。

  潘恒济

  潘恒济先生是江平镇人,1938年12月生于京族人家,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历任中学教师、县教育局副局长、县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县边贸办副主任。潘老的主要作品集有《野果》《试金石》《醉在春天》《老东兴》,其代表作有诗歌《神梆》《锚》,散文《读海》《海上花市》《青青的竹林》《和平街沧桑》《初冬夜雨》等。《海上花市》首发于云南《边疆文艺》,后获得广西少数民族作家“花山”奖,《青青的竹林》也获得广西少数民族作家“花山”奖。

  潘恒济参加工作后,每当放下教鞭回到家,他都喜欢坐在书桌前,用钢笔在自己的文学世界里恣意挥洒,沾满粉笔灰的手,描绘的是他对于生活的热爱。北仑河畔的生活和少年时期的美好记忆,成为潘老创作的不竭灵感,随着创作水平不断精进,作品更具厚重感。

  潘老对于创作有他的独到见解,他总说热爱生活的人,才能创作出令人感动的作品。防城港市作家邓向农(邓咏)先生说:“我一直谨记潘老友的教诲,并将这些宝贵经验,传授给自己的学生。”

  潘老是纯情的生活歌者。正如凌渡老师为潘老《醉在春天》一书所写的序中说的那样,潘老关注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四周的人生世相,重视现实,不回避矛盾,以朴素清白的言辞,去展现他的热情与爱憎。潘老的作品更多的是反映北仑河畔东兴市人民生活和记录时代的变迁。写作给潘老带来无尽的快乐,描绘美好的生活和精彩的人生。除了中学语文教育工作者、教育行政管理、建委、边贸等诸多身份,作家这个身份似乎更贴近潘老的本色。《海上花市》、《青青的竹林》、《醉在春天》《和平街沧桑》……潘老观山阅水,提笔言事,重视从思想、文化、道德角度去挖掘题材,充满了醒世的哲理,却又做得水到渠成,顺畅和自然。潘老的散文,在中国少数民族散文中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以至有读者说:“《老东兴》,一听名字就符合潘老的风格,也是潘老才最能写出北仑河的好东西。”

  潘老专注于生活,也乐于琢磨生活。《青青的竹林》是潘老回忆发生在家乡青青的竹林里的童年趣事,表现对故乡的依恋,对大自然的热爱。作品叙述了捉迷藏,制作牧笛等孩童时代的游戏,而最生动的是对于找竹笋虫、烤竹笋虫吃的描写:“当你在竹林里发现一株嫩嫩的竹笋,尖尖的嘴巴儿枯萎了,你一刀将它砍倒,把它破开,一条圆滚滚的又嫩又白的竹笋虫便掉了下来。”“竹笋虫浑身是油,放在火堆里,脂肪不断往外冒,发出‘吱吱’的响声。竹笋虫熟了,一般诱人的香味直扑入鼻。吃上一个,满口是香。”童心童趣通过质朴自然的语言传达出来。

  潘老的《山美水美故乡美》洋溢着浓郁的京族风情:“在潮水刚刚退去的海滩上,年轻的京族姑娘,戴着同样款式的葵叶帽,每人提着一把铁锹,低着头在沙滩上来回寻觅。忽然把铁锹插进沙滩里,用力一翻,一弓腰便拾起一条晶莹莹的沙虫来。那动作的迅速,有如闪电一般。”

  广西著名作家凌渡先生在潘老的散文集《醉在春天·序》里说:“过滤的人生,是散文家人生历程中的一段感情结晶”。对于潘老的作品,我们也可以看作是他的生活、他的情感的一次过滤、小结、升华。《醉在春天》中对田园风光的描写:“烟雨蒙蒙,笼罩着绿树翠竹,笼罩着农舍田野。几声鸣啼、几声鸟叫从蒙蒙的烟雨中传来,是那样悦耳,那样令人心醉。啊!好一派田园风光,好一副浓淡相宜的水墨画!”这种和缓清秀的风格,贯穿潘老创作的始终。

  《和平街沧桑》获得过“唱响防城港征文”一等奖,广西著名散文作家徐治平先生对这篇力作给予了好评:“这是一篇难得的散文佳作,也是潘恒济散文园地中最耀眼的一颗明珠。”这篇力作是潘老‘过滤’熟悉的生活之后,在北仑河生活的茫茫沙滩上采集到的文学‘金子’”。

  在文以载道、悟道方面,散文作家石丽芳博士对潘老的散文有这样的解读:“潘恒济的文章最显著的特点是充满海的壮美、海的气魄以及由海派生出来的深沉的睿智、宽阔的胸襟和对人生及人类命运的哲理思考。”(《潘恒济:大海的真诚守望者与歌者》)。

  潘老的作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处处闪现着智慧的光芒,对人生、对生活、对社会、对芸芸众生世态百相的深刻透视,高度概括和一针见血的针砭。

  1995年秋,潘老从东兴来到南宁,在“天桥”上买了一双皮鞋,路上用不着,携带又不便,潘老便戏称这是一双“光棍皮鞋”。某次过检票口,由于人多拥挤,包装皮鞋的纸盒破了,皮鞋掉到了地上,潘老灵机一动,将皮鞋当球踢,来个“足球射门”,把皮鞋“射”进了检票口。到了内蒙古,最终扔掉了这双皮鞋。后来,潘老写了《一双皮鞋》一文,从中悟出这么一个道理:“在人生旅途上,凡是贪图用不着的多余的东西,都可以使我们变成它的奴隶”。由此看出,潘老善于思考,对事对物,静观默察,铭记于心,往往能将一些小事物小感触升华到哲理高度。

  1995年秋天,徐治平先生组织策划一次大西北采风活动,最终成行的只有其与潘老、袁采然三人。那次采风,从1995年9月21日至10月18日,历时近一个月。这次大西北之旅,潘老创作了《啊,华山》《啊,少林寺》《根在哪里——云冈石窟前的沉思》《历史是个谜——记西夏王陵》《青冢长青》《伟大的凝聚力——拜谒黄帝陵》《悬空寺游记》《华山三题》等系列散文。这些作品,成了潘老系列散文的重要组成部分,弥足珍惜。

  潘老早年写诗,后来写散文,晚年写起了电影剧本。《电影文学》(2012年第17期)刊登有潘老与莫振芳合作的一部电影剧本,题为《潮起金滩》。剧作几乎涵盖了京岛边城的自然风光、民俗人情、文化历史,出色地描绘了一轴绚丽多姿的京岛边城的当代画卷。《电影文学》这本杂志历史悠久、影响深广,许多剧作家都以在其上发表电影文学剧本为豪。《潮起金滩》在《电影文学》发表,这是对海之子潘老与莫振芳扛鼎之作的最高礼赞。反映京族生活的电影文学剧本,《潮起金滩》应是第一部。徐治平先生看到《潮起金滩》,便怀着激动羡慕的心情一口气往下读,情不自禁地写了《京岛边城的当代画卷》一文(《防城港日报》2010年10月15日),以抒发他的感慨。

  谈及潘老写作的往事,邓向农先生颇多感慨。邓向农先生说:“写得美是一回事,更看重潘老对渔家生活的独特发现——文学创作中,个性化的‘发现’比什么都重要。”

  潘老曾对邓向农先生说,自己有一个心愿——写一部反映东兴市北仑河畔人民群众生活的、有年代感的作品。邓向农先生说,《老东兴》有力地刻画了东兴市的时代变迁,尤其是时代变迁中的人物。潘老对故乡的眷恋跃然纸上,对美的怀念,对美的歌唱,对美的守望。邓向农认为,《老东兴》应该说是一部情感深厚、感悟独特、富有文化个性的传统艺术散文集合。

  十万大山松不老,北仑河畔竹常青。潘老神情文采,长留人间。